商业综合体内的一家早教机构,主打国际高端概念(图文无关)。商业综合体内的一家早教机构,主打国际高端概念(图文无关)。

  此前,本报视点版关注了校外培训班的问题,不愿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一些家长选择校外培训的初衷。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种心理已经扩展到了孩子学龄前阶段甚至怀孕阶段,一些早教机构和胎教研发商家,正在针对家长们的这种心理,开设各类课程,推销各种产品,而年轻妈妈们竟趋之若鹜。一些父母反映,为孩子投入胎教和早教上的费用早已超过10万元。家长如此花钱,到底值得吗?

  动辄过万元的早教课

  自社交媒体软件广泛应用之后,人们的生活方式已变得越来越透明了。不少人通过发朋友圈、发微信群的形式展示自己的生活;也有一些人被拉进各种微信群里,观看别人的生活,评价别人的行为,包括别人的教育方式。尤其是在家长群、学校群、社区群、商家群层出不穷的当下,父母们不得不受他人的影响。

  这时候,一类“特殊的家长”诞生了!他们教育孩子的方式简单粗暴,就是舍得花钱让孩子享受最好的服务,让孩子去上各种培训班和辅导班、参加各类竞赛、拿到一摞摞证书……这让其他为人父母者为此感到恐慌,这类人就是人们口口相传的“别人家的父母”。在社区花园里,时常能听到或看到他们的孩子背着书包去参加各种培训班;朋友圈、微信群里时常有他们的孩子参加比赛获奖的照片和视频。这种分享让普通家长有些羡慕、嫉妒,也有些不安。一些家长自问:同为父母,我是否做得不够好?

  “别人家的父母”不仅成为社区花园里的明星,还会成为商家推销各类培训班时口中的榜样。河西区居民陈浩宇(化名),每个周末都会带孩子到一家商业综合体玩。孩子刚两岁半,还没到上幼儿园的年龄。在商场里,陈浩宇经常碰到一些商家推销员,他们会拦住顾客的去路,卖力地推荐各种英语早教、游泳培训和亲子早教机构的产品。这常常令小陈心生厌烦:“孩子还这么小,正是玩的时候,有必要去上早教班吗?”

  当营销员搬出“别人家的父母”时,陈浩宇也动摇了,他带着孩子去参加了一堂英语早教班的试听课。培训机构的营业面积有两百多平方米,装饰得异常华美,而它们的招牌更是显眼,“国际”“高端”“美式”“超前”等字眼十分醒目,让人觉得在此能享受到贵宾般的服务。而收费则实在不菲,三个月早教培训课的收费为2万元左右。

  试听时,陈先生发现,带着孩子读英语的并不是资深外教,而是一位不足30岁的年轻中国老师,有无教师资格证无法判断。这样的情况和“国际”“高端”的广告宣传语相符吗?看到家长的疑惑,培训机构服务人员拿出了这位讲师的毕业证,显示该老师拥有海外留学经历:“您放心吧,我们的教师都是经过专门课程培训的,完全按照美国的课程体系和标准来教学。不管什么样的老师,只要按照我们的标准授课,孩子就能最快、最好地掌握英语。”

  两岁半的孩子,学起英语来肯定吃力。当孩子在培训机构认识了26个英文字母,而回到家里开始学习拼读汉字时,陈先生发觉不对劲儿了。汉语拼音与英语字母的发音是不一样的,孩子先学了英语之后,在学汉语拼音时便出现了疑惑和干扰。小陈觉得,孩子还是不应该先去学英语。

  考虑再三之后,陈先生退掉了孩子的早教英语班。但是,这家培训机构仍在大力招生,还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在那儿学习。一家本地网站显示,目前天津的早教培训机构已达300多家,绝大部分使用国外教材,平均一期课程(3个月左右)的花费在1万元以上。

  如此胎教引发家人矛盾

  时下,让两岁多的孩子参加英语早教班已不算稀奇事,起跑线早已进一步提前到了女人的怀孕期。不少家长恨不得让孩子能在出生前就成功“抢跑”。

  西青区居民何月英(化名)今年35岁,去年底怀上了二胎。最近,她在网上查阅了各种分享“胎教”的帖子后,花费了数千元网购了一款胎教产品,这引发了她与家人之间的矛盾。

  何月英出生自农村,通过努力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大学毕业后,来到天津一家文化类企业工作,自此在津扎下了根。8年前,她生下第一个孩子,丈夫的家人帮忙照看,让她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各种新兴传播方式的推广,何月英所在的单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竞争,效益开始滑坡。2017年,何月英在经过长时间思考后决定辞职,另寻工作。然而,34岁的她,在职场上和年轻人相比既无体力优势,在技术和经验方面也处于劣势。这让她在再度求职时很不顺利。

  焦虑之下,何月英在与家人商量后,决定先放弃求职,再生一个孩子。生第一个孩子时,她还年轻,没什么经验,大事小事都咨询家中长辈,没花什么钱。而这一次,何月英特别留心,一方面自己已属大龄产妇,需要特殊照顾;另一方面,她没有了工作的牵挂,能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孩子的身上。

  一有空闲时间,她就登录各种妈妈论坛、加入各种妈妈群,浏览其他妈妈生育孩子的经验。这一看不要紧,她发现自己当初生第一个孩子时太“粗心大意”了。有很多妈妈买了防辐射服,以避免电脑辐射,而她以前根本就不了解这回事。赶紧地,她从网上购买了一套,花费1288元。

  还有很多妈妈分享胎教的经验,说听音乐能刺激胎儿的大脑发育,让孩子更早感知艺术的美妙,有助于孩子的发育和成长。她又赶紧上网搜索,花费600多元购买了一套胎教音乐CD,每天晚上放给肚里的孩子听。除了胎教音乐,还有妈妈分享使用胎教玩具的经验,发光的玩具紧贴在肚皮上,能让孩子感知光的温暖。为此,何女士就又上网购买了500多元的胎教玩具。

  这还不够。有妈妈分享经验称,爸爸那富有磁性的声音,才是胎儿最好的胎教音乐,应该让爸爸朗诵诗歌或说话给胎儿听,提早与孩子交流,培养孩子的注意力和沟通能力。于是,何女士又上网购买了适合胎教的诗歌、散文,每天晚上让丈夫诵读。

  如此用心的胎教,却让何月英的妈妈感到不满。她不止一次地问女儿:你这么做有必要吗?当初我怀你的时候还照样下地干农活呢,哪儿听过什么音乐、搞过胎教,你后来不也考上大学了吗?你丈夫每天工作很累,需要休息,你可别这么折腾了。

  何月英也是一肚子委屈:毕竟30多年前,大部分人还是农民,而时代发展太快,如今大部分人都是城市居民了。因此,养育孩子的观念也要跟上时代,再也不能以农民的方式养育孩子了。

  在何月英的心里,还有一个原因促使她对养育孩子格外上心。过去的一年,令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够完美。虽然当年考上了名牌大学,但就读的专业和从事过的职业已陷入了穷途末路,不知以后的职业该如何选择。她希望孩子将来能够强过自己,要么留学,要么读更好的专业,确保未来不会失业。她把这种期盼完全寄托在了孩子的身上。

  照搬国外课程是否合适

  在社交媒体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在培养孩子的问题上已越来越难以保持一颗平常心,他们总能在朋友圈或微信群里、在网络论坛里,看到别人养育孩子的方式。这种信息的分享,让更多的家长有了参考他人经验的机会,纷纷加入互相学习、竞争的浪潮中。至于孩子是否真的需要上早教班,却没人关心。

  针对学龄前教育,国务院近年来发布了《关于幼儿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指导意见》、教育部颁布了《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等。但是,针对0-3岁的早教以及更早的胎教市场,政府部门从未制定过相关的指导性文件,也从未鼓励和提倡过对孩子进行早教和胎教。

  商业机构开发此类业务,各行其是,并无科学的标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当前早教机构大力推行的“蒙台梭利”等课程,大部分是从国外引进,但其是否适合中国孩子,只能听任商家的自我吹嘘。胎教机构推出的胎教音乐产品,绝大部分是如莫扎特、肖邦、贝多芬等音乐巨匠的古典乐曲,几乎没有中国歌曲入选。

  早教和胎教产品不仅收费昂贵,其使用的课程、选用的音乐还存在盲目照搬国外产品的问题。家长们争相把孩子送到早教机构,完全用国外的课程、国外的音乐加以培养,一些家长对此深表忧虑,是否物有所值是一个问题,而是否有利于孩子的成长,更是一个问题。

  为什么在早教这样一个如此重要的领域,很多机构盲目引用外国的课程与教材教育我们的孩子?这经过科学的论证吗?类似这些问题,都值得家长和教育界人士思考。面对早教市场越来越强大的需求,我们的教育专家和文艺工作者,也应该抓紧研发出适合我们自己民族文化的优秀作品和课程,这同样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