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7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一案,对被告人武长顺以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以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武长顺贪污、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武长顺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从2014年7月20日违纪被查到2017年5月27日一审判决,武长顺案在历时1042天后尘埃落定。那么,武长顺“被带走后”的这些天发生了什么?武长顺案又有哪些不同?为此,新闻117进行了梳理。

  武长顺,男,汉族,1953年1月出生,天津市人,1973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政协天津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副主席、党组成员,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巡视组进驻

  ●2014年3月28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天津干部群众反腐败热情高涨。3个月间,巡视组收到来信5000多封,来电3000多个,来访4000多人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武长顺。

  ●2014年5月28日,巡视结束,武长顺问题线索被迅速移交。

  违纪被查

  ●2014年7月20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免去职务

  ●2014年7月24日,据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天津市政协副主席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2014年7月24日,天津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相关人事任免事项。会议免去武长顺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长职务。

  ●2015年3月09日,天津市和平区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根据区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关于罢免武长顺和平区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的审查报告》,确认武长顺的和平区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被罢免,其代表资格终止。

  立案侦查

  ●2015年2月1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被双开

  ●经查,武长顺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违规经商办企业,违规报销个人费用,参加高档宴请;贪污巨额公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向他人行贿,挪用巨额公款;违反财经纪律;滥用职权;与他人通奸。其中,贪污、受贿、行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问题涉嫌犯罪。

  ●武长顺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严重违反党的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严重违纪违法,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社会影响极坏。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武长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异地受审

  ●2016年3月30日,河南省高院透露:今年河南法院将依法审理两个省部级官员职务犯罪案,5个厅级干部职务犯罪案,其中包括天津原政协副主席、公安局长武长顺涉嫌受贿案。

  提起公诉

  ●2016年6月3日,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一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向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巡视整改

  ●2016年10月9日,中央第三巡视组严肃指出,天津存在“圈子文化不绝,政治生态遭破坏”和“政治原则性不强,好人主义盛行”等问题。

  天津市委将圈子文化和好人主义问题作为巡视整改的重中之重,列为4大专项整治之首,作为严肃党内政治生活、营造风清气正政治生态的关键之举,以刮骨之勇、雷霆之力、穿石之功强力整改。

  天津市委从2016年11月初开始,举办5期轮训班,培训市管干部1998名。各区各部门各单位集中轮训处级领导干部2.5万人,实现了应训尽训。以黄兴国、杨栋梁、尹海林、武长顺等反面教材为镜鉴,积极开展警示教育,紧密结合“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加强党章党规党纪教育,推动党员干部把“四个意识”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问责处理

  ●2016年12月26日,天津市、财政部、国税总局、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等4个单位和地区通报了对中央第十轮巡视回头看的整改情况。其中,根据通报,天津市向圈子文化和好人主义这个天津政治生态的“顽疾”宣战,问责处理了12名涉武长顺案行贿买官人员,并严抓金融、规划等6个系统的整改。 

  灯下黑

  ●2017年1月4日晚8点,在央视播出的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篇《严防“灯下黑”》中,已落马的天津市纪委信访室原副主任刘忠如是描述自己与武长顺的关系。上述专题片的解说称,和武长顺关系好,当时在刘忠看来是件有面子的事,并乐于在人前显摆。而对于刘忠的请托,武长顺从来是有求必应。刘忠对着镜头说,“我跟武长顺的关系不是秘密的。他们别人办不了,你看,我能办,武长顺买你账。”事实上,刘忠被查也是由武长顺案件牵扯出来的。

  一审开庭

  ●2017年3月29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一案。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武长顺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武长顺利用担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市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公司非法占有公款共计人民币3.42亿余元;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440万余元;挪用公款人民币1.01亿余元供相关单位进行营利活动,从中谋取个人利益。武长顺为使其个人实际经营的多家公司获取不正当利益,直接或指使上述公司给予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等单位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57万元。武长顺在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期间,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徇私枉法,接受他人请托,向下属打招呼包庇犯罪嫌疑人,致其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综上,武长顺的行为应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单位行贿罪、滥用职权罪和徇私枉法罪追究刑事责任。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武长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武长顺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一审宣判

  ●2017年5月27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一案,对被告人武长顺以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以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武长顺贪污、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六宗罪

  落马“老虎”中罪名最多

  去年6月,最高检通报河南检察机关对武长顺案提起公诉。检方以武长顺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等“六宗罪”提起公诉,武长顺成为十八大后落马“老虎”中的“罪人之最”,涉嫌罪名最多。

  2017年3月29日的一审,郑州市人民检察院详细列出了“六宗罪”“账单”。

  其一,武长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公司非法占有公款共计人民币3.42亿余元。

  其二,武长顺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440万余元。

  其三,武长顺挪用公款人民币1.01亿余元供相关单位进行营利活动,从中谋取个人利益。

  其四,武长顺为使其个人实际经营的多家公司获取不正当利益,直接或指使上述公司给予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等单位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57万元。

  其五,武长顺在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期间,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

  其六,武长顺徇私枉法,接受他人请托,向下属打招呼包庇犯罪嫌疑人,致其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5亿多

  涉案金额创十八大后最高

  记者注意到,武长顺的涉案金额合计高达5亿多元。这意味着,继涉嫌罪名最多之后,武长顺又创下了十八大后落马省部级官员的一个“最高纪录”——涉案金额最高。

  此前,省部级落马老虎的涉案金额“最高纪录”来自白恩培。白恩培受贿金额高达2.4676亿,另有家庭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且不能说明来源。

  不过,武长顺与白恩培的涉案金额构成略有区别。白恩培的2.4676亿,全部都是受贿金额。而武长顺的5.3797亿元,包括其非法占有的公款(3.42亿),挪用的公款(1.01亿),受贿金额(8440万),行贿金额(1057万元)。

  来自检方的指控显示,武长顺自担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起,开始违法犯罪,有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公司非法占有公款等行为。

  武长顺从1992年起开始担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2014年7月被宣布调查。也就是说,武长顺的5.3797亿元涉案金额,是从1992年至2014年22年间获得的,这相当于,其每年的敛财金额达200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