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教育|健康|同城|图集|惠购|世界杯

|注册|邮箱

新浪天津> 教育>新闻播报>正文

史上最牛复读生 高考七年非清华北大不上

来源:新浪教育2017年5月18日【评论0条】字号:T|T

  牙套仔参加了六年高考,在第七年,和同样复读的我成了“忘年交”。

  史上最牛复读生:高考七年,非清华北大不上

  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64 个故事

  一

  第一次高考的那年,可能是我抱着无所谓的心态,所以发挥很正常,甚至在邻桌的友情助攻下超常发挥,考了三百多分。

  我父母一致认为,我应该去复读。

  “不去,打死也不去。”我粗脖子红脸地和他们争执。

  “我们没有和你商量,你得搞清楚。”父亲平静地看着我,“如果你想去读个什么野鸡大学,我不会提供学费。你已经十八岁了,我没有义务养一个不听话的儿子。”

  骨瘦如柴的母亲拎着一个与体型极其不相称的大包包,走到门口,回头指着我说:“听你父亲的话,不要浪费时间。”然后悻悻然地去打牌了。

  就这样,2014年秋天,我来到一中复读。

  一中是我们县城的名片,连建筑也是县里的地标。一中只招收复读生,每年大概一千二百人参加高考,七百人能过二本分数线,三百人能上一本。这样的成绩放到长沙不值一提,放到我们县城就是教育神话。

  入学第一天,一中的招生老师看了我的成绩单后,就再也没有正眼瞧过我。学费交了三千五,一分不少。如果分数超过四百五,学费就是三千,过了二本线只要二千,过了一本线则完全免费,学校还会派面包车接送。

  我所在的班级有一百二十人,座位从前门排到后门,学生之间最常见的冲突是抢地盘。喜欢赌博的母亲在视察了我的学习环境后,敲开了班主任办公室的门,五分钟后,母亲走出来,钱包里少了五百块。

  当天第三节课上课前,我的座位调到了三排正中间,和牙套仔成了同桌。

  牙套仔是我们学校最负盛名的男人。在进入这个学校前,我就听说过他的丰功伟绩:参加过六次高考,明年将迎来第七次。

  我想六次考不上大学的人一定是个傻逼,就算以后考上了也是个傻逼。

  对于我这种花钱解决困难的人,他既没有表现出如其他同学般的鄙夷,也没有谄媚的热情,他两手扶着太阳穴,专注地看着数学试卷,时不时用笔在草稿纸上打草稿。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在男生的作业本上看到过这么漂亮的字迹了,从这一点我就能判断出,我和他不是一路人。

  上课的老师都是全县城的精英教师,不过直到我毕业他们也没能交给我什么有用的知识。老师们上课有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快。他们要在一个学期内上完三年的课,然后用剩下的一学期把三年的课程复习三遍。

  对于一个考了三百分还含有水分的人来说,这样的速度与光速无异。三天后,我终于选择放弃跟随老师的节奏,独自踏上复习的征程。

  随后,我发现默不作声的牙套仔也早已脱离老师,和我一样孤军奋战。我因为发现境遇相同的人而欢欣鼓舞,于是主动搭讪:“牙套仔……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牙套仔吃惊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在看一个他从未见过的路人,然后极快地低下头,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我因为自己的热脸贴了他的冷屁股而怀恨在心,接下来在长达一周的时间里,都以一张冰冷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他对此视而不见,保持着以往的风格。

  史上最牛复读生:高考七年,非清华北大不上

  高考冲刺

  二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了解到牙套仔对外界的漠不关心是一种常态。事实证明,他不是我想的那样:是一个考不上大学的傻逼。

  无论什么课程,当老师提出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时,他会稍稍抬一下手,不等老师点名,快速地讲解答案,然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低下头,沉浸在他的数学世界里。

  有一次,我因为不会解一道地理题,急得抓耳挠腮。他递过来一张纸条,等我看向他的时候,他紧张地别过脸去,我能感受他眼角的余光在不时闪烁。

  纸条上的答案清晰明了,而且方法很取巧,显然,他不是个愚蠢的人。后来我经过多番打听,才对他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他参加了六次高考,两次考上中南大学,一次武汉大学,三次考上普通二本,据说他非清华北大不读。

  对于我这样一个连二本都奢望的学渣来说,实在难以理解他的行为。

  在一节英语课上,我按捺不住好奇心,给他写了一张纸条:“听说你考了六次大学。”

  他看了看纸条,迅速对我瞄了一眼,又赶紧把头转回去。

  我不死心,又给他写了一句话:“听说你以前考上了中南大学?”

  这次他看了纸条后,有点不耐烦地朝我点了点头,但还是没有说话。

  我没有放弃,继续写:“你真的只读清华北大吗?”

  当我把纸条硬塞到他眼皮底下时,他有些恼火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挠挠头皮,舌头舔了舔牙套,拿起了纸条:“下课再谈好不好,我在解题。”

  我对他做出OK的手势。

  下课后,他放下笔,严肃地看着我,气氛怪异,我有些紧张地问:“怎么?”

  “你不是有问题吗?”他语气冷淡,像一个不讨人喜欢的长辈。

  “哦,是这样的。”我顿了顿,“我想我们是同桌,应该相互了解一下。”

  “我已经了解你了。”他说。

  “是吗?”

  “你不喜欢英语课,你最喜欢历史课,语文课上你喜欢发呆,数学课你只学简单的基础,地理你应该是下功夫最多的,政治你好像学的还不错。”他一口气说完,静静审视着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我想他一定有些得意。

  “嗯,你观察得真仔细,我以为你眼里只有数学题。”我有些不自在地耸了耸肩膀说,掏了掏耳朵,“我以为你在认真学习呢?”

  “我确实在认真学习啊。”他认真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找了个借口走了出去。他的目光一直跟着我,即使当我背对着他的时候,我仍然能感受到那如影随形的目光。

  史上最牛复读生:高考七年,非清华北大不上

  高三考生

  三

  大约从那天开始,我们变得亲密起来,上课的时候频繁地传纸条,有时候会用口语交流。他告诉我,他曾经去中南大学和武汉大学呆过几个月,但是找不到感觉,就又回到了这里。

  他说自己一定要考上清华北大,清华北大才是他最为理想的大学。我问是不是家里人给他的压力。他绕开了这个问题,每当碰到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他就生硬地绕开。

  他喜欢诉说,需要一个沉默的倾听者。有时我忍不住谈谈自己的看法,他就充耳不闻。对此我有过抱怨,可他置若罔闻。也许他在我心目中本就是个奇怪的人,我也没有太多反感。

  有一次一起上厕所,他在抖尿的时候,突然看着我说:“你是个好人。”

  当我回过神来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提好裤子走人了,留下我望着长满黄垢的尿槽发呆。他就是这样,突然说出一句不合时宜的话,让你摸不着头脑。

  在一节数学课上,当他成功解决一个众人无能为力的难题后,微笑地看着我,像在等待我的嘉奖。那笑容是真诚的,只是,我认为一个成年的男生露出这种笑很别扭或者说难为情。

  整整一节课,我都没有瞧他一眼。下课后,我说出去走走,他抬眼瞪了我一下,目光重又回到数学试卷末尾那些我看都不会看的难题上。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更多>>微博推荐

新浪简介|新浪天津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